股价暴涨10倍,昔日的胶卷王者要改行当药神了?

声明: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青年横财发展会(ID:xrich666),作者:沈公子,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。

2020 年才过去 7 个月,大大小小的历史我们是见证了不少。

尤其是波诡云谲的股市,国内连连飘红,风景这边独好;美国屡屡熔断,着实比较乱套。巴菲特老爷子活了近 90 岁,也要感叹自己姿势水平有待提高。

这不,美股最近又上演了一出好戏——柯达公司于北京时间 7 月 29 日晚上辅一开盘,就一路飙升了650%,盘中更是一度触发了 20 次熔断。 

老铁们,一夜 20 次,这是什么水平啊(误)。

截至当日收盘,柯达的市值从此前的1. 15 亿美元暴涨到14. 52 亿美元, 3 个交易日内涨幅高达1480%。

以至于有外媒用了个特别形象生动的双关词来形容近期的柯达:skyrocket(释义1:暴涨,释义2:扶摇直上)。

之所以说柯达扶摇直上、平步青云,在于此番操作的背后并非市场自然调节,而是我们的川大统领伸出了他那只“看得见的手”。

一听到“柯达”的名号,相信许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:爷青回。 

柯达曾经是实打实的胶卷王者,竞品见着它都要后退三步那种:

巅峰时期,柯达在美国的市场份额高达80%,在全球高达50%,产品遍布 150 多个国家和地区,企业市值超过 300 亿美元。

拿中国来说,柯达在国内的巅峰时期,一年之内就一口气开了 8000 家胶卷店。 

本世纪头 10 年,但凡你在景区或者商业街走一走,都能看到柯达那个大大的LOGO,堪称街边常客、景区杀手。

它和朋克style的艺术照、杂乱闷热的照相馆,共同构成了我们这一代人对于影像的古早记忆。

事实上,无论从技术还是商业角度,这家拥有 140 年历史的老牌企业都担得起“胶卷王者”的名号。

1879 年,一位叫的银行职员兼摄影爱好者发明了明胶干版涂布机。 

懂点摄影知识的人都知道,最早的湿版法,必须趁玻璃底板上的化学涂料没干的时候让照片显影,时间和技术成本比较高,这也是摄影一直都是有钱人的消遣的原因。

而干版法则打破了限制,让摄影变得便宜简单,轻松愉快;同时也打破了摄影的圈层,让它在大众中普及开来。

降低行业成本,扩大用户盘子——伊士曼这种人不赚钱,简直说不过去—— 1881 年,柯达公司的前身“伊士曼干版公司”成立。 

随后,柯达公司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相继发明并改良了一系列胶卷相机。

上世纪 50 年代起,美国经济开始迅速发展,仓廪渐实的美国人民开始将目光聚焦在上层建筑上,摄影作为兼具技术与审美价值的一种爱好,很快便在美国社会风靡了起来。

赶上了这波历史进程红利的柯达,趁势推出了一系列爆款,让这种物美价廉的器材真正代表了广大人民的基本利益,什么是好产品?好产品就是人人买得起、人人都会用。

柯达所采用的“牺牲打”的市场策略也大道至简。“牺牲打”从本质上来说,有点像营销学中“渗透定价法”的变体,即以一种产品作为扩充市场的先锋,用低价格打开市场后,通过扩大相关产品的销售量,从而弥补先锋产品跌价所造成的损失。

例如柯达的KODAK INSTAMATIC相机就相当经典,这一系列一直长居“经典照相机”盘点的各式清单里,是摄影圈长盛不衰的讨论话题。 

70 年代改良的Pocket盒式便携胶卷相机,更是小巧玲珑上手简单。 

消费者买了便宜的相机,得买你家胶卷吧,买了胶卷得冲印吧,这些周边产品,也被柯达紧紧攥在手中。

1962 年,一代传奇宇航员约翰·格林进行了美国首次环绕地球飞行,在飞行期间,老爷子拿的就是柯达家的器材和胶片,记录了这段冲出地球的旅程。

除了胶卷相机,柯达的业务线还向周边不断延伸,投影仪、打印机、扫描仪相继安排上,“买前不咋地,买后生产力”,柯达一时间迅速攻占商用市场,风头无两。 

直到去年,胶卷和打印机产品,仍然是柯达最赚钱的业务。

燃鹅,人无千日好,花无百日红。作为昔日的摄影器材扛把子,现如今的柯达连同着“胶卷”一词,已甚少在公共空间中出现,几近明日黄花。

原因是 2012 年,已濒临崩溃的柯达提交了破产保护,属实凉凉。至 2019 年,柯达的全年收入只有 12 亿美元,盈利更是只有 1 亿美元出头。

别说来钱多的互联网公司了,随便捞一个制造业头部大厂,水平也比这高。

柯达的失利,普遍被认为是在胶卷行业抱残守缺,未能抓住数码影像甚至智能手机的风口。

而讽刺的是,被行业边缘化的柯达,自己却是数码相机的发明者。 

商界波诡云谲,但有一条玄之又玄却颠扑不破的真理:对于站在某一行业制高点的王者来说,打败你的,大概率不是同行业的竞争对手,而是“野蛮的门外汉”。

通俗点儿来说,你现在有多成功,将来就可能有多失败。

行业的发展是永远向前的(科技领域尤甚),如果不能提防可能到来的颠覆与变革,惨淡收场在所难免。

微妙的是,柯达不是不想转型,甚至提前在不少领域都布了局,可决策层却总是出现误判:

上世纪 90 年代柯达如日中天,柯达想要融资往多元化产业发展,没想到遇到亚洲金融危机,全球市场持续低迷,柯达只能继续深耕胶卷相机领域。

到了本世纪初,互联网行业泡沫第一次破灭,许多置身事外的企业甚至感到庆幸自己没去互联网掺和一脚,其中就有柯达。

当然,这也让柯达错失了继续研发数码产品的契机,而卡片机、拍照手机随之兴起,此后数码硬件+互联网行业的混战,又是另一番光景了。 

随后,柯达带着胶卷相机开始主攻经济腾飞的中国市场,就在给中国市场布好局之后,没想到又赶上了智能手机浪潮,而国产智能手机行业就是个挂逼,发展比国外还快,连年交出满分答卷……

讲道理,谁是处在历史进程中的柯达高管,谁都得吐血三升。

前面提到,柯达不是没有求变的心思。

其实早在 32 年前,人家就开始多元化布局了。

胶卷这种东西看似简单,但不要小瞧上下游的产业链和技术含量——胶卷所需要的光敏剂、染料、成色剂等等,能做出这些玩意儿的企业,在化学领域尤其是光敏化学领域的研发能力非同小可。

1988 年,有研发基础的柯达看到了化学药品的机会,进军制药行业,这边厢成立制药业务部,那边厢收购了药企斯特林。 

但是“从胶卷到胶囊”的道路并不好走,之后,柯达又将与影像无关的业务含泪剥离,连带着斯特林也被卖掉了。

看过《我不是药神》的老铁们都知道里面有一款治疗慢粒白血病的药叫“格列卫”,瑞士诺华公司从 1988 年开始研发,一直到 2001 年才上市。 

事实上也的确如此,药物研发这件事情,需要耗费巨大的人力和物力;更重要的是,要等得起,要有耐心;而这一切又都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之上。

虽然说起来有点事后诸葛亮的意思,但是柯达因为主营业务营收不断下滑,致使药物研发事业苟了一段时间之后,就没钱了。

而这时的柯达,既没有推出有价值的新药,也没有生产低成本药品的能力,不凉才怪。

相比之下,柯达的竞争对手们,倒是幸运得多。

我们熟悉的另外两大影像器材品牌富士和奥林巴斯,就相继转型成功:奥林巴斯如今主攻医疗影像业务;而富士则是医疗健康和高性能材料两手抓两手都要硬,去年,富士在大医疗行业额的营收,占企业总营收的43%。

尤其是前段时间新冠疫情中被炒了一轮的“法匹拉韦”,就来自富士早年间收购的富山化工制药。 

无论是横向还是纵向来看,在历史转折的关键点上,柯达好像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运气。

事情似乎正在变化——今次,柯达被特朗普点名奶了一波。

川大统领动用了《国防生产法案》,硬塞给柯达7. 65 亿美元的贷款,让柯达生产非专利药品的原料,减小对外国(主要就是中国和印度)医疗产品的依赖,帮助应对新冠肺炎疫情。 

大统领说这是“美国制药业历史上最为重要的一桩交易”,还说柯达的优势在于“有很强的成本竞争力”,话里话外都是“没有人比我更懂柯达”的意思,嗯,有懂王内味儿了。

柯达到底能不能成为药神?能不能在大医疗行业征战星辰大海?这一切都还是个未知数。

话说回来,柯达抱残守缺的一系列失误操作,早已经被列入了各大商学院的教材中,作为经典反面案例,被商科生们来来回回点评。

但毕竟,牛人总是自带风水——即使屡败屡战,但只要底子越好、技术越多、实力越强,得到的机会往往就越多。

试玉要烧三日满,辨材须待七年期,有机会,就有无限的可能。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chinaz.com/2020/0803/1166166.shtml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乐昌新闻网 » 股价暴涨10倍,昔日的胶卷王者要改行当药神了?